欢迎访问生活小百科!

生活小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生活小百科 > 教育 >

教育

2014年9月26日,作为上海的新优质学

发布时间:2021-06-28教育评论
2014年9月26日,作为上海的新优质学校,海滨二中在面向全市的展示活动中展示了学校的问题化学习课堂,彼时的上海教委副主任尹后庆在现场观摩了课堂,被深深打动,当即做出了判断

对于王天蓉来讲,徐谊是一位很阳光的伴侣。“我的性格特点有两面性”王天蓉的性格特点淡定乐观,就算是在患癌期间。但也免不了会有沮丧低落的时刻,徐谊给了她不少鼓励。而这种支持不是言语上的支持,是行为上无声的伴随——他和王天蓉一块进行问题化学习的研究。

现在,问题化学习的研究和探索已经从上海辐射到全国,现在问题化学习研究所在全国共有52个实验基地、7大地区性实践网盟、9大学科团队、29个教师工作坊,形成了在全国具备影响力的教师活力团队。

问题化学习的推行到底能给学生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2016年,创建问题化学习母体校——上海教育掌握宝山实验学校之后,徐谊校长基于六大场域育人为本进行学校的综合改革实验,并逐步建构起问题化学习的学习技巧,问题化学习者的能力体系,基于问题化学习的课堂教学、课程实践、教师进步与学校建设的实践体系。并且,问题化学习需要学校在课程体系之间做充分的连接。

到底是哪种力量支撑着大伙一路走来,一直如一?王天蓉老师拟定了“四自方针”。

课题立项初期

现在,刚开始的课题早已结题,但问题化学习的研究与实践却还在继续、还在深化。现在,品牌教师们几乎每一个人都有我们的实践课题,每一个工作坊都有我们的研修专题,队伍愈加大,愈加多的学校与教师开始关注并代理这场探索行动,还有通过书本、互联网各种渠道逐步加入的全国的追随者。

在推进问题化学习研究的过程中,王天蓉需要每一位教师都成为一位问题化学习者,第一在备课的时候,要放弃我们的教师立场,要想象自己是一名学生:假如你在课堂上开始学习,你会提出哪种问题?

2012年,实验学校整体推进,推行“基于学材的问题化学习”单元教学;

小孩给他举了例子,譬如语文课上让学生回答文章为什么要如此写,有哪些用途?但可能作者自己都没想过这个问题。接着小孩又抛出了一个让王天蓉难以应付的质疑“你说老师的问题从哪儿来的?教程上的问题又是从哪儿来的?解决这部分问题对我学好语文有什么意义?”

从更高位的视角,这也指向了徐谊创办这所学校的使命:要保护、激起和唤醒人性。

然而在真的坚持问题化学习研究这条路上,王天蓉在自己小孩身上得到了非常大的触动。

第一颗石子——学生提问(改变被动学);

在研究最困难的阶段,徐谊过去和王天蓉说过如此一句话:“就算只有两个人”。某种程度上说,这部分年以来,问题化学习已经成为一道印记深深烙在二人的生命里。庆幸的是,问题化学习从来就不是两个人,而是一个坚强的团队,从来就不是一个学校,而是更多的学校。

怎么样激活每一个细胞,用徐谊校长的话“要让每个老师、每个成员都成为自带发动机的动车车厢,大伙围绕着一致的目的一同前行。”同时,擦亮每一个品牌,活力的“动能”在于激起每个人创造的激情。

要想将问题化学习持续推进下去,就需要培养一支有耐力的研究团队。在这个过程中,教师需要不断否定自己,譬如一些教师觉得在自己掌控中的课堂是传授效率最高的,但它不符合问题化学习的理念,另外一些常规意义上的小组合作在问题化学习的评价标准下是没意义的。

与国际PBL模式不同,问题化学习实践在9大基础性学科课程范围获得较为广泛的适用性与效果,为基础教育的改革与进步提供了问题解决学习的中国策略。

他并不认同教育界一些名义上“以学习为中心”的教学模式或思想,由于它们并未展示一条关于学生学习的明确路径,而问题化学习拥有如此的特点。

徐谊自觉得是一位人本主义者,在教育中他将对人的关注放在第一位。他觉得问题化学习就是研究怎么样让学习在学生身上真的发生,教育更应该去关注小孩的生命水平。

在新课改的背景下,愈加多的学校开始关注怎么样进步学生的素养,落实人文底蕴、科学素养等等。

活力团队有一个口号——收获每个人,由于一个出色的团队没失败者。

所以说,改革何其艰难,教师事关重大!

“就是这句话让我感觉到了肩上的一份责任。”与此同时,王天蓉感觉到问题化学习研究实实在在可以影响课堂,并在教师内生出变革的力量。她感觉到了被需要,也感觉到了这份研究的分量。

最显著的一点是,学生会产生一种课堂主人翁意识,譬如“学习是我一个人的事情”、“这节课堂的好与坏也取决于我”,他们会主动携带问题来学习,而非等老师来提问。这种观念一旦形成,就会在课堂上传递,最后变成每一个小孩的内在乎识。

2012年,在对问题化学习历经了10年潜心的“临床研究”之后,徐谊决定放手一搏,在自己所在的海滨二中分阶段整体推进问题化学习。

● 促进“自运转的机制”。在每个学段与学科塑造领头羊,主张品牌教师一年一个研究突破、一节精彩课例,三年做个研究课题。支持工作坊一年一个专题研究、一次特邀推荐,三年建个研修课程。鼓励学科团队,一年一个专题平台、一次联合推荐,三年写一本实践手册。

2004年的王天蓉

怎么样将学科课程校本化推行是第一步。一方面,学校教师基于问题化学习的教学需要,参照课程标准,对课程的每个单元进行解析,设计活动内容,形成一致化的评价策略和内容标准,另一方面,基于“进步学生问题化学习能力”的目的,在校本化推行的过程中,教师一块进行研究探讨,二者是彼此独立又互为关联的,通过学科课程校本化推行促成双重任务目的的达成。

2015年,由区教育局举办首届“问题化学习”全国教育研讨会;

王天蓉、徐谊与秦畅老师一块出席上海教育掌握“金苹果平台”

这种生态的鲜明体现就是学校教师和学生一同打造起了一种“学习运势一同体”,即学生的进步目的和教师的进步目的是一致的,都是成为具备理性精神和主动适应能力的人,比如教师对教程的解析也要从问题的发现和提出开始,如此一来教师和学生才能处在同一条逻辑路径上,才能构建问题化学习的生态。才能真的称得上是以学习为中心,即学生和教师都是学习者。

2014年,地区全方位竞价“问题化学习”实验;

在宝钢三中担任校长时的徐谊

举办中美教育“问题解决”研讨会

徐谊校长觉得教育改革是一个系统工程。由于问题化学习第一要解决的是学生的学习动力问题与学习的元认知进步问题,因此从学校层面要打造一个生态系统来激起学生的学习动力。

“教师往前走一步本身就已经非常难了,但你还要告诉他走出这一步不肯定对,同时你又不可以退回去,他们需要在这种进退两难的煎熬中成长。”徐谊说。

破解教改难点:一群人矢志不渝的18年行动

“问题化学习”,从一个国家年轻人基金课题开始,坚持了18年,得益于遇见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

在对抗癌症那段时间,她一度想过放弃这一课题,但等她重返岗位之际,和她一块实践问题化学习的老师却发自肺腑地和她说了一句:大家终于找到组织了。

2004年,在最初做这个课题一年左右,王天蓉却遇见了我们的生命难点。她被查出罹患癌症,被迫请假在医院同意治疗。

问题化学习需要学生在提出问题、解决问题之后可以发现新的问题,或者为知道决这一问题还需要追问更多的问题。问题系统化是问题化学习的核心特点之一,它保障了在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同时,获得系统的常识并进步问题解决的重要能力。

徐谊觉得,对于一所学校的改革而言,动力是相对容易激起的,而要将改革可持续化,耐力是重要。要让一个改革团队具备耐力,就需要激起团队中每一个人的自我效能感,让他可以领会到不断改进所带来的收获感,而更进一步则需要通过文化打造每一个人内在的教育信仰。

在研究过程中,二人时常建议不合发生争吵,比如对于定义的界定等等,但最后由于一同的价值追求,他们总能达成一致。

这种学习活动以学习者对问题的自主发现与提出为开端,用有层次、结构化、可扩展、可持续的问题系统贯穿学习过程和整理各种常识,通过系列问题的解决,达成常识的整体建构、学习的有效迁移与能力的逐步形成。大家着力培养的“问题化学习者”是面对不可预测的世界,可以主动适应的人。

王天蓉这才发现,原来她不在的这一年里,她的团队成员一直在坚持研究,并在课堂中探索,而一些让人惊喜的改变也在不断发生。

在美术课堂上,学生要进行山水画的构图,就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包括啥是构图?构图的特点有哪些?构图的思想是什么?构图的办法是什么?除此之外,在中国山水画中有一个很独特的构图办法:留白。如此就可以继续形成新的问题系统。

过去7年,问题化学习主要还是集中在课堂教学中,那样从海滨二中开始,问题化学习开始了从课堂向课程的进阶。“问题化学习的课堂还主要聚焦于常识目的的达成,那样问题化学习基于课程的推行则是为了真的培养学生的素养。”徐谊指出。

问题化学习研究所

至此,她带领着一批老师开始了对问题化学习的研究。

但在王天蓉看来,不少教师本身就有这部分积淀,只是总是处在无意识的状况,而问题化的学习就是要将这种无意识转化为科学理性的方法。

与通常意义上“基于问题的学习”不同,问题化学习最显著的特点是:通过系列问题来引发持续性学习行为的活动。

徐谊携带教师打破过去无意识、经验性的固有认知,让他们从心理学上认知学生学习的内在机理,而这为问题化学习在学校的全方位拓展奠定了基础。

2016年,区教育局成立“问题化学习”研究所,创建母体校(上海教育掌握宝山实验学校),以培养“面向将来的问题化学习者”为目的进行系统改革实验。

● 鼓励“自创造的实践”。通过课堂把课题所想的做出来,通过概要把自己做的写出来,通过教师平台把写的东西讲出来、把经验传播出去,通过教师研修课程的开发,让更多同行者尝试去实践。

“所以祝老师也建议我,需要做更深入地探索,要在这个过程中去尊重学习规律,既进步理论,又指导实践。”王天蓉强调。

河流何以源远流长?活力团队何以“恒久”?

假如说个体的活力

王天蓉觉得,假如一个小孩没提出他一个人想要解决的问题,真的的学习就没发生,至少可以说没主动发生。从这个意义上说,问题化学习开创了对学习本质的探讨。

第六颗石子——学生掌握自我规划与深思(解决一个动力系统的问题)。

王天蓉鼓励小孩去研究老师的问题,数学课和物理课更要研究科学家的问题是从哪儿来的,就是掌握从科学史的视角去研究,在上课之前要携带问题进课堂。

2011年,“了解学生”课堂田野研究,研究学生学习;

这么多问题,一堂美术课是没方法全部承载的,这就需要跨学科的无缝链接,将教学的目的指向完整的人的进步,而不是指向学科。感悟山水之美的主题课程就是在游山玩水感受湖光山色;在探秘山川河流中接触自然、地理常识;在寻访古迹中知道当地的社会与人文。

但在徐谊看来,现在不少学校将素养当成常识去教授,这也是学校教育最大的问题。而问题化学习过程会潜移默化地培育出学生的素养,它指向于小孩完整的学习过程与他的学习心得、身处的环境和世界。包括了向外的学习——即对外部世界的探索,也包括了向内的学习——即对内心世界的觉醒。“所以问题让小孩串联起了所有些生运势动过程。”徐谊强调。

第四颗石子——不止是老师组织问题系统,更要学生自主追问建构问题系统(走向结构化与深度学习,达成常识体系建构并形成问题解决能力);

小孩上初中的时候成绩一直很好,但语文学习遇见了困难,有一次语文考试只考了六十几分,王天蓉和他交流,让他深思为什么成绩不理想,结果小孩说了如此一句话:“妈,从小到大我一直有一个疑惑,为什么语文课上有那样多无聊的问题?!”

第一他从全校层面推进对问题化学习的认识论,即让教师充分理解学习应该是学生我们的事情,只须学生自己想学了学习才可以真的发生,而教师也不必殚精竭虑地逼着学生去学习。

2018年“问题化学习”教育年会暨宝山区教育学院60年院庆学术活动

在大家个人的成长经验中,小富则安不为过,兼济天下则需一群人一同的理想、通力的合作与无私的奋斗。

这对小孩后来的学习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小孩不只克服了语文学习的困难,而且自学了有兴趣的高中与大学习物理,到了高中获得保送清华大学的资格并就读电子工程专业,现在已经是芯片行业的研发职员了。用小孩我们的话说:我的理想就是以后要有我们的商品,而新品就源自“对问题的发现”!

激活每一个细胞

到底是哪种研究能激起一线教师自发参与的内驱力?让他们具备着发自内心的研究冲动。又是哪种力量支撑着大伙一路走来,一直如一?是哪种精神让大伙饱有行动的热情,执着地追寻教育理想,在研究状况下工作,将深思成为习惯?并把研究变成生活的一部分,把探索作为一生的追求。

解码活力团队:一群人可以走得更远

当改革最后发生在课堂,需要直面真问题,摸着石头过河。研究团队从刚开始在“学的主动”与“教的有效”两极之间做艰难挣扎,2017年,问题化学习经历了学习技巧自己的发育和健全,六次行动最后串起“学习为基点”的变革路径。

当然,这绝对不是“夫妻老婆店”,和这对“侠侣”站在一块的,是一个卓越的团队18年不忘初心、矢志不渝的探索。

打造育人体系:培育面向将来的学习者

在徐谊看来,问题化学习的内在价值观是以“学习”为中心,即以学定教,而以学习为中心需要要关注到学生学习的过程,而绝不是预设的结果。而有一些课堂模式看上去都是学生在主导课堂,但事实上还是在关注学习的结果,实质上依旧是“以教定学”。

“母亲,课上为何会有这么多无聊的问题?”

大家说:打个比方吧,小孩在遇见问题时,大家是期望他把问题当成一个麻烦,还是将问题视为一个挑战呢?当他(她)面对一个新情境时,是沿用老的套路来解决问题,还是享受这个新问题带来的全新生命体验呢?这是不一样的生命状况,大家期望他(她)是积极的并且乐在其中的。

徐谊和王天蓉计划对学生进行一些跟踪,追踪他们将来的进步,他们期望这部分小孩以后可以成为一位终身的问题化学习者。从现在来看,假如一个班级能从小学一年级到小学四年级、再到初三甚至到高中三年级持续进行推进问题化学习,那小孩在课堂上的思维方法将会发生很大的转变。

作为一同的发起人,问题化学习教师活力团队成员从原来的不到10人,逐步进步到目前,形成了9个学科团队,29个教师研修工作坊,拥有了143位研究所命名的品牌教师、375位种子教师,与全国16个省市52个实验基地约计千名教师实践团队。

祝智庭教授曾提出了一个革新教育的猜想链:解决老问题—解决新问题—解决疑难点—发现新问题。基于这个猜想,王天蓉在2002年带领团队进行教学实践,但在研究的过程中她渐渐发现这个规律不可以以偏概全,链条中的要点未必是既定与线性的。

问题化学习活力团队创建者

现在,徐谊是问题化学习研究所常务副所长,王天蓉是问题化学习研究所学术领衔人。可能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但夫妻二人带领团队一同研究却可以迸发出无穷的力量。好似武侠中的“双剑合璧”,他们被大伙称为上海基础教育界的“神雕侠侣”,传为佳话。

● 支持“自组织的伙伴”。为品牌教师成立工作坊,鼓励他们招募我们的会员,探寻志同道合的伙伴。为实验校成立地区工作站,鼓励他们邀请跨省合作网盟,在代理校之间形成实践一同体。

王天蓉一直没法解决他的困惑。大概半年之后,儿子兴高采烈地告诉王天蓉,他今天知晓啥是特级教师了。

2014年9月26日,作为上海的新优质学校,海滨二中在面向全市的展示活动中展示了学校的问题化学习课堂,彼时的上海教委副主任尹后庆在现场观摩了课堂,被深深打动,当即做出了判断:“问题化学习代表着上海将来基础教育的方向”。

小孩的经历让王天蓉对问题化学习产生了新的认识,在她看来,假如一个小孩不可以自己去提出问题,所有些问题都源自教师的话,他们就会找不到学习的意义。而从这个意义上考虑,问题化学习就是帮小孩重新找到学习的意义,由于问题是源自学生个体的内心冲动。

这部分年以来,徐谊一直在向其他人传达这一点,它不期望大伙将它当成一味万能药。

2008年,探索不同学科多元课堂实践形态;

也正是这节课将儿子内心积虑了多年的疑惑给破解了,“我终于知晓语文课的问题从哪儿来了,看来语文不只要知晓作者写了什么,还要知晓作者是如何写的,为何要如此写。由于学语文不只要感同身受,还要掌握传情达意。原来学习就是教会人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

在徐谊初步介入问题化学习的时候,王天蓉已经做了很多的研究工作,徐谊很看好这项研究,他敏锐地觉察到这项研究绝不止是一个教学层面的问题,而且关乎一个人将来的进步。他曾对王天蓉说:“你要相信我隐隐约约感觉问题化学习会成为将来中国基础教育改革中的一个要紧事件。”

徐谊

“双剑合璧”:上海基础教育界“神雕侠侣”传为佳话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王天蓉老师说:“让每个个体的价值被看见,被尊重。”

作为一群来自基层的教育实践者,一群由教师自愿参与的跨学校、跨学段、跨学科的研究一同体,活力团队所呈现出来的是基层教师最朴素的自发研究,它的确是基层教师“自发参与、真诚投入”的“教育实践行动”。

“问题化学习只不过通往将来理想教育的一条路径。”

教育需要信仰:耐力是改革可持续的重要

作为这项研究的开创者,2002年,30岁的王天蓉跟随华东师大祝智庭教授团队做了关于 “问题化教学”的研究, 在做了一段时间之后,她觉得应该将重心从教学转向学习,由于在12年的教育生涯中,她感觉到中国的教师常见侧重“教”,而不看重学生的“学”。

问题化学习成为了一个变革的载体,徐谊第一从局部切入,携带物理、化学组的教师进行问题化学习操作实践的探索,通过提高薄弱学科的教育水平来撬动学校的改变。伴随探索的深入,问题化学习的研究渐渐从薄弱学科向其他学科扩张,同时以所有学科“中观课程”即大单元设计作为水平保障,在此基础上进行课时探索。

2003年,问题化学习以转变学生学习技巧为出发点,历经18年的研究与实践最后建构起以学习技巧转变倒逼教学方法变革、促进课堂转型与学校系统改进的基本完整的理论体系与实践路径。

在这个过程中,教师需要引导学生去判断,这么多的问题里,最值得探讨的核心问题是什么?这部分问题跟核心问题之间的关系又是什么?在不断追问的过程当中,去建构一个学习的路径通路。

那天,一位退休特级教师到儿子的班级上示范课,上的是朱自清的《背影》,这位老教师让学生看着标题,先掌握提问,譬如为何要叫“背影”,这是“哪个的背影”,作者为何要写“背影”……携带如此的问题学生去课文中探寻到答案,接着又会产生新的问题,譬如为何要写三次背影,每一次写有哪些不同,不同的写法作者想要表达什么……就如此不断地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一篇课文就学完了。

承办中国教育掌握微平台

第五颗石子——合作解决问题(学习不止是个体认知建构过程,更是互动对话过程);

问题化学习指向了小孩主体精神的培育。一个小孩在日常会产生各种矛盾,而问题化学习给他们提供了如此一个契机,将问题主动提出来并去解决。如若学校没形成如此一种生态,那样这部分问题非常可能就会一辈子藏在小孩的内心,也可能好奇的天性与学习的热情逐步被泯灭,以至于影响生命的活力与灵性。

与此同时,徐谊调任海滨二中当校长。这所学校是一所老学校,教师平均年龄在40岁以上。为了进一步提高学校的教学水平,同样是以问题化学习为“药引”,这个阶段,他采取了不同于宝钢三中的方案,即让教师从价值理念上进行迭代更新。

张伶俐老师执教小学习语文问题化学习课堂

2010年,问题化学习经历了课题组7年的研究,已获得了阶段性的成就,在各个学科间形成了相对成熟的操作方案框架。那样,怎么样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深化,达成成就的转化是团队需要考虑的问题。

2003年,“基于互联网的问题化学习”国家基金课题立项,研究团队从教学设计起步;

2004年,打造地区学科团队,突破高利害考试科目课堂学习技巧的转变;

问题化学习:让素养潜移默化地落地

第二颗石子——三位一体聚焦核心问题(学生的问题为起点、学科的问题为基础、教师的问题为引导,让主动学的时候更有效);

30岁的王天蓉

无论是课堂转型还是学校的系统变革需要基于这条路径,那样所有些研究者都要在这条路上一同进行考虑和成长,既实践学习技巧变革的行动路径,同时也获得高于具体学习技巧的办法论考虑,这才算真的理解了问题化学习。

王天蓉回忆说,记得有一次在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市民与生活》节目中,主持人秦畅老师问大家:能说说你们培育“问题化学习者”的意义在哪儿吗?

那一年,海滨二中的校长徐谊与她的老婆王天蓉老师作为这项研究的一同发起人,与研究团队一块,已经在问题化学习的道路上探索了十余年之久。作为在上海当地生根发芽的教育理念,2016年宝山区正式成立问题化学习研究所,并创办了问题化学习的母体实验学校——上海教育掌握宝山实验学校。

于是,在祝教授的支持与鼓励下,她将研究重心转移到了“学习为基点”的方向上,并在2003年申请立项的国家年轻人基金项目中正式提出“问题化学习”的定义,开启了“问题化学习”的研究。

当然,要让教师从一位课堂教授者转变为一位学生提问的引导者,如此的转变异常艰难,从开始到打造第一梯队,王天蓉前后共花了5年时间。“就算有些人跟了10年,到目前也没让学生在课堂上提出过一个问题。”王天蓉说。“这个也是常有些事。”

第三颗石子——学生掌握追问(让主动得以持续,让建构的路径更为明确);

问题化学习核心团队研讨

● 引导“自传播的活动”。通过“邀大咖、邀同行、邀远程伙伴”,“研讨问题、突破瓶颈、推荐成就”,条件成熟的工作坊,还可以进行跨校远程研修,从而形成开放的研修生态,促进教师自我效能感的获得。

譬如,以感悟山水之美的主题课程可以通过问题化学习来建构一个问题化学习的课程。“在当下的学校学习中,各学科之间是割裂的,而在这堂主题课程中,可以让课程之间达成无缝连接。”王天蓉说。

譬如,同样读这篇课文,可能对这个小孩来讲是新问题,对另外一个小孩就不是问题。就不一样的学生而言,不一样的学科而言,问题是多元的,既有共性的基本原理,也有特定的学习规律。

2004年,徐谊在宝钢三中担任校长。宝钢三中一度也有过辉煌的历史,但伴随城市的进步,学校的师资和生源渐渐流失,日渐没落。肩负着重振昔日雄风的使命,徐谊第一找到的切入口是学生的学习能动性,在他看来,对于一所整体薄弱的学校,怎么样激起学生的学习兴趣和培养学管理能力,让学校可持续进步是解决问题的重要。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