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生活小百科!

生活小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是:生活小百科 > 文化 >

文化

安徒生童话简短小故事甄选

发布时间:2021-10-02文化评论
【#能力练习# 导语】安徒生童话是丹麦作家安徒生的童话作品,也是世界上最知名的童话作品集之一。下面是《无忧考★网》推荐的安徒生童话简短小故事甄选。欢迎阅读参考!1.安徒生

【#能力练习# 导语】安徒生童话是丹麦作家安徒生的童话作品,也是世界上最知名的童话作品集之一。下面是《无忧考★网》推荐的安徒生童话简短小故事甄选。欢迎阅读参考!



1.安徒生童话简短小故事甄选

天冷极了,下着雪,又快黑了。这是一年的最后一天—大年夜。在这又冷又黑的晚上,一个光着头赤着脚的小姑娘在街上走着。她从家出来的时候还穿着一双拖鞋,但有哪些用呢?那是一双非常大的拖鞋—那样大,一向是她母亲穿的。她穿过马路的时候,两辆马车飞快地冲过来,吓得她把鞋都跑掉了。一只如何也找不着,另一只叫一个女生捡起来拿着跑了。他说,以后他有了小孩可以拿它当摇篮。

小姑娘只好赤着脚走,一双小脚冻得红一块青一块的。她的旧围裙里兜着很多火柴,手里还拿着一把。这一整天,哪个也没买过她一根火柴,哪个也没给过她一个钱。

女生!她又冷又饿,哆哆嗦嗦地向前走。雪花落在她的金黄的长头发上,那头发打成卷儿披在肩上,看起来非常漂亮,不过她没注意这部分。每一个窗子里都透出灯光来,街上飘着一股烤鹅的香味,由于这是大年夜—她可忘不了这个。

她在一座房屋的墙角里坐下来,蜷着腿缩成一团。她感觉更冷了。她不敢回家,由于她没卖掉一根火柴,没挣到一个钱,父亲必然会打她的。再说,家跟街上一样冷。他们头上只有个房顶,虽然的裂缝已经用草和破布堵住了,风还是可以灌进去。

她的一双小手几乎冻僵了。啊,就算一根小小的火柴,对她也是有好处的!她敢从成把的火柴里抽出一根,在墙上擦燃了,来暖和暖和我们的小手吗?她终于抽出了一根。哧!火柴燃起来了,冒出火焰来了!她把小手拢在火焰上。多么温暖多么明亮的火焰啊,简直像一支小小的蜡烛。这是一道奇异的火光!小姑娘感觉自己仿佛坐在一个大火炉前面,火炉装着闪亮的铜脚和铜把手,烧得旺旺的,暖烘烘的,多么舒服啊!哎,这是什么问题呢?她刚把脚伸出去,想让脚也暖和一下,火柴灭了,火炉不见了。她坐在那儿,手里只有一根烧过了的火柴梗。

她又擦了一根。火柴燃起来了,发出亮光来了。亮光落在墙上,那儿突然变得像薄纱那样透明,她可以一直看到屋里。桌上铺着雪白的台布,摆着精致的盘子和碗,肚子里填满了苹果和梅子的烤鹅正冒着香气。更妙的是这只鹅从盘子里跳下来,背上插着刀和叉,摇摇摆摆地在地板上走着,一直向这个穷苦的小姑娘走来。这个时候,火柴又灭了,她面前只有一堵又厚又冷的墙。

她又擦着了一根火柴。这一回,她坐在漂亮的圣诞节树下。这棵圣诞节树,比她去年圣诞透过富企业的玻璃门看到的还要大,还要美。翠绿的树枝上点着几千支明晃晃的蜡烛,很多幅漂亮的彩色画片,跟挂在商店橱窗里的一个样,在向她眨双眼。小姑娘向画片伸出手去。这个时候,火柴又灭了。只见圣诞节树上的烛光越升越高,最后成了在天空中闪烁的星星。有一颗星星落下来了,在天空中划出了一道细长的红光。

“有一个什么人快要去世了。”小姑娘说。疼她的奶奶活着的时候告诉过她∶一颗星星落下来,就有一个灵魂要到上帝那儿去了。

她在墙上又擦着了一根火柴。这一回,火柴把周围全照亮了。奶奶出目前亮光里,是那样温和,那样慈爱。

“奶奶!”小姑娘叫起来,“啊!请把我带走吧!我知晓,火柴一灭,你就会不见的,像那暖和的火炉,喷香的烤鹅,漂亮的圣诞节树一个样,就会不见的!”

她快点擦着了一大把火柴,要把奶奶留住。一大把火柴发出强烈的光,照得跟白天一样明亮。奶奶从来没像目前如此高大,如此漂亮。奶奶把小姑娘抱起来,搂在怀里。她们两个在光明和快乐中飞走了,越飞越高,飞到那没寒冷,没饥饿,也没痛苦的地方去了。

第二天清晨,这个小姑娘坐在墙角里,两腮通红,嘴上携带微笑。她去世了,在旧年的大年夜冻去世了。新年的太阳升起来了,照在她小小的尸体上。小姑娘坐在那儿,手里还捏着一把烧过了的火柴梗。

“她想给自己暖和一下……”大家说。哪个也不知晓她过去看到过多么漂亮的东西,她过去多么幸福,跟着她奶奶一块走向新年的幸福中去。

2.安徒生童话简短小故事甄选

以前有一位王子,他想找一位公主结婚,但她需要是一位真的的公主。

于是,他走遍了全世界,想要寻到如此一位公主,可是不管他到什么地方,总会碰到一些障碍。

公主倒有些是碰到,但他没方法确定她们到底是否真的的公主!她们看起来总有的地方不大对头,最后他只好回家了,心中非常不高兴,由于王子是那样渴望得到一位真的的公主!

有一天晚上,突然下起了一阵可怕的暴风雨,天空电闪雷鸣!这个时候,听到有人在外面敲门,仆人就走前去开门。

站在城外的是一位公主!可是,天哪~经过了风吹雨打之后,她的样子是多么难看啊!水沿着她的头发和衣服向下流,流进鞋尖,又从脚跟流出来。

她说她是一个真的的公主!老皇后听了之后什么也没说,心里想:“是的,你是否真的的公主,大家立刻就可以验证出来的。”

于是,老皇后走进卧室,把所有些被褥都搬开,在床榻上放了一粒豌豆,同时她取出二十张床垫子,把它们压在豌豆上;随后,她又在这部分垫子上放了二十床鸭绒被!

这位公主夜里就睡在这部分东西上面,早晨起床的时候,大伙问她昨晚睡得如何?

“啊,睡得很不舒服!”公主说:”我差不多整夜都没合上眼!不知晓我床上有件什么东西?我睡到一块非常硬的东西上面,弄的我全身发青发紫,真是太不舒服了!”

目前大伙都看出来了,她是一位真的的公主!由于压在这二十层床垫子和二十床鸭绒被下面的一粒豌豆,她居然还能感感觉出来。除去真的的公主以外,其他人都不会有这么嫩的皮肤的!

知晓这个消息之后,王子开心极了,于是他迎娶了这公主,从此,王子和豌豆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块!

而这粒豌豆也送进了博物馆。倘若无人把它拿走的话,目前大家还可以在那儿看到它呢!

3.安徒生童话简短小故事甄选

以前有一个骄傲的茶壶,它对它的瓷感到骄傲,对它的长嘴感到骄傲,对它的那个大把手也感到骄傲。它的前面和后边都有点什么东西!前面是一个壶嘴,后面是一个把手,它总是谈着这部分东西。可是它不谈它的盖子。原来盖子早就打碎了,是后来钉好的;所以它算是有一个缺点,而大家是不喜欢谈我们的缺点的——当然别的人会谈的。杯子、奶油罐和糖钵——这整套吃茶的用具——都把茶壶盖的弱点记得清了解楚。谈它的时候比谈那个完好的把手和好看的壶嘴的时候多。茶壶知晓这一点。

“我知晓它们!”它自己在心里说,“我也知晓我的缺点,而且我也承认。这足以表现我的谦虚,我的朴素。大家大伙都有缺点;但大家也有优点。杯子有一个把手,糖钵有一个盖子。我两样都有,而且还有他们所没的一件东西。我有一个壶嘴;这使我成为茶桌上的皇后。糖钵和奶油罐遭到任命,成为甜味的仆人,而我就是任命者——大伙的主宰。我把幸福分散给那些干渴的人群。在我的身体里面,中国的茶叶在那毫无味道的开水中放出香气。”

这番话是茶壶在它大无畏的年轻人年代说的。它立在铺好台布的茶桌上,一只很白皙的手揭开它的盖子。不过这只很白皙的手是非常笨的,茶壶落下去了,壶嘴跌断了,把手断裂了,那个壶盖也不必再谈,由于关于他的话已经讲得不少了。茶壶躺在地上昏过去了;开水淌得一地。这对它说来是一个紧急的打击,而最糟糕的是大伙都笑它。大伙只不过笑它,而不笑那只笨拙的手。

“这次经历我永远忘记不了!”茶壶后来检查自己一生的事业时说。“大家把我叫做一个病人,放在一个角落里;过了一天,大家又把我送给一个讨剩饭吃的女性。我降低为贫民了;里里外外,我一句话都不讲。不过,正在这个时候,我的生活开始好转。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身体里装进了土;对于一个茶壶说来,这完全是等于入葬。但土里却埋进了一个花根。哪个放进来的,哪个拿来的,我都不知晓。不过它既然放进来了,总算是弥补了中国茶叶和开水的这种损失,也算是作为把手和壶嘴打断的一种报酬。花根躺在土里,躺在我的身体里,成了我的一颗心,一颗活着的心——如此的东西我从来还不曾有过。我目前有了生命、力量和精神。脉搏跳起来了,花根发了芽,有了思想和感觉。它开放成为花朵。我看到它,我支持它,我在它的美中忘记了自己。为了其他人而忘我——这是一桩幸福的事情!它没感谢我;它没想到我;它遭到大家的崇拜和称赞。我感到特别高兴;它肯定也会是多么开心啊!有一天我听到一个人说它应该有一个更好的花盆来配它才对。因此大家把我当腰打了一下;那时我真是痛得厉害!不过花儿却迁进一个更好的花盆里去了。

至于我呢?我被扔到院子里去了。我躺在那儿简直像一堆残破的碎片——但我的记忆还在,我忘记不了它。”

4.安徒生童话简短小故事甄选

很多年以前有一位皇帝,他很爱穿漂亮的新衣服。他为了要穿得漂亮,把所有些钱都花到衣服上去了,他一点也不关心他的军队,也不喜欢去看戏。除非是为了炫耀一下新衣服,他也不喜欢乘着马车逛公园。他天天每一个钟头要换一套新衣服。大家提到皇帝时一直说:“皇上在会议室里。”但大家一提到他时,一直说:“皇上在更衣室里。”在他住的那个大城市里,生活非常轻松,非常愉快。天天有很多外国人到来。有一天来了两个骗子。他们说他们是织工。他们说,他们能织出哪个也想象不到的最漂亮的布。这种布的色彩和图案不止是很好看,而且用它缝出来的衣服还有一种奇异有哪些用途,那就是但凡不称职的人或者愚蠢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

“那正是我最喜欢的衣服!”皇帝心里想。“我穿了如此的衣服,就可以看出我的王国里哪些人不称职;我就可以分辨出哪些人是聪明人,哪些人是白痴。是的,我要叫他们立刻织出如此的布来!”他付了很多现款给这两个骗子,叫他们立刻开始工作。

他们摆出两架织机来,装做是在工作的样子,可是他们的织机上什么东西也没。他们接二连三地请求皇帝发一些的生丝和金子给他们。他们把这部分东西都装进我们的腰包,却假装在那两架空空的织机上忙碌地工作,一直忙到深夜。

“我非常想了解他们织布到底织得如何了,”皇帝想。不过,他立刻就想起了愚蠢的人或不称职的人是看不见这布的。他心里的确感到有的不大自在。他相信他一个人是用不着害怕的。虽然这样,他还是感觉先派一个人去看看比较妥当。全城的人都听说过这种布料有一种奇异的力量,所以大伙都非常想趁这机会来测验一下,看看他们的邻人到底有多笨,有多傻。

“我要派诚实的老部长到织工那儿去看看,”皇帝想。“只有他能看出这布料是个什么样子,由于他这个人非常有头脑,而且哪个也不像他那样称职。”

因此这位善良的老部长就到那两个骗子的工作地址去。他们正在空空的织机上忙忙碌碌地工作着。

“这是如何一回事儿?”老部长想,把双眼睁得有碗口那样大。

“我什么东西也没看见!”但他不敢把这句话讲出。

那两个骗子请求他走近一点,同时问他,布的花纹是否非常漂亮,色彩是否非常漂亮。他们指着那两架空空的织机。

这位可怜的老大臣的双眼越睁越大,可是他还是看不见什么东西,由于的确没什么东西可看。

“我的老天爷!”他想。“难道我是一个愚蠢的人吗?我从来没怀疑过我一个人。我决不可以被人知晓这件事。难道我不称职吗?——不成;我决不可以被人知晓我看不见布料。”

“哎,你一点建议也没吗?”一个正在织布的织工说。

“啊,美极了!真是美妙极了!”老大臣说。他戴着眼镜仔细地看。“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是的,我将要呈报皇上说我对于这布感到很认可。”

“嗯,大家听到你的话真开心,”两个织工一块说。他们把这部分稀少的色彩和花纹描述了一番,还加上些名词儿。这位老大臣注意地听着,以便回到皇帝那里去时,可以照样背得出来。事实上他也就如此办了。

这两个骗子又要了不少的钱,更多的丝和金子,他们说这是为了织布的需要。他们把这部分东西全装进腰包里,连一根线也没放到织机上去。不过他们还是继续在空空的机架上工作。

过了不久,皇帝派了另一位诚实的官员去看看,布是否非常快就可以织好。他的运气并不比头一位大臣的好:他看了又看,但那两架空空的织机上什么也没,他什么东西也看不出来。

“你看这段布美不美?”两个骗子问。他们指着一些漂亮的花纹,并且作了一些讲解。事实上什么花纹也没。

“我并不愚蠢!”这位官员想。“这大概是由于我不配担当目前如此好的官职吧?这也真够滑稽,但我决不可以被人看出来!”因此他就把他完全没看见的布称赞了一番,同时对他们说,他很喜欢这部分漂亮的颜色和巧妙的花纹。“是的,那真是太美了,”他回去对皇帝说。

城里所有些人都在谈论这漂亮的布料。

当这布还在织的时候,皇帝就非常想亲自去看一次。他选了一群特别圈定的随员——其中包括已经去看过的那两位诚实的大臣。如此,他就到那两个狡猾的骗子住的地方去。这两个家伙正以全副精神织布,但一根线的影子也看不见。“你看这不漂亮吗?”那两位诚实的官员说。“陛下请看,多么漂亮的花纹!多么漂亮的色彩!”他们指着那架空空的织机,由于他们以为其他人必然会看得见布料的。

“这是如何一回事儿呢?”皇帝心里想。“我什么也没看见!这真是荒唐!难道我是一个愚蠢的人吗?难道我不配做皇帝吗?这真是我从来没碰见过的一件最可怕的事情。”

“啊,它真是美极了!”皇帝说。“我表示十二分地认可!”

于是他点头表示认可。他装做非常仔细地看着织机的样子,由于他不想说出他什么也没看见。跟他来的全体随员也仔细地看了又看,可是他们也没看出更多的东西。不过,他们也照着皇帝的话说:“啊,真是美极了!”他们建议皇帝用这种新奇的、漂亮的布料做成衣服,穿上这衣服亲自去参加快要举行的游 行大典。“真漂亮!真精致!真是好极了!”每个人都随声附和着。每个人都有说不出的快乐。皇帝赐给骗子每个人一个爵士的头衔和一枚可以挂在纽扣洞上的勋章;并且还封他们为“御聘织师”。

第二天早晨游 行大典就要举行了。在头天晚上,这两个骗子整夜不睡,点起16支蜡烛。你可以看到他们是在赶夜工,要完成皇帝的新衣。他们装做把布料从织机上取下来。他们用两把大剪刀在空中裁了一阵子,同时又用没穿线的针缝了一通。最后,他们齐声说:“请看!新衣服缝好了!”皇帝携带他的一群贵的骑士们亲自到来了。这两个骗子每个人举起一只手,仿佛他们拿着一件什么东西似的。他们说:“请看吧,这是裤子,这是袍子!这是外衣!”等等。“这衣服轻柔得像蜘蛛网一样:穿着它的人会感觉仿佛身上没什么东西似的——这也正是这衣服的妙处。”

“一点也很好,”所有些骑士们都说。可是他们什么也没看见,由于事实上什么东西也没。

“目前请皇上脱下衣服,”两个骗子说,“大家要在这个大镜子面前为陛下换上新衣。

皇帝把身上的衣服统统都脱 光了。这两个骗子装做把他们刚刚缝好的新衣服一件一件地交给他。他们在他的腰节那儿弄了一阵子,仿佛是系上一件什么东西似的:这就是后裾(注:后裾(Slaebet)就是拖在礼服后面的非常长的一块布;它是封建年代欧洲贵族的一种装束。)。皇帝在镜子面前转了转身子,扭了扭腰肢。

“上帝,这衣服多么合身啊!式样裁得多么好看啊!”大伙都说。“多么美的花纹!多么美的色彩!这真是一套贵重的衣服!”

“大伙已经在外面把华盖筹备好了,只等陛下一出去,就可撑起来去游 行!”典礼官说。

“对,我已经穿好了,”皇帝说,“这衣服合我的身么?”于是他又在镜子面前把身子转动了一下,由于他要叫大伙看出他在认真地赏析他漂亮的服饰。那些将要托着后裾的内臣们,都把手在地上东摸西摸,仿佛他们真的在拾其后裾似的。他们开步走,手中托着空气——他们不敢被人瞧出他们实在什么东西也没看见。

这么着,皇帝就在那个富丽的华盖下游 行起来了。站在街上和窗子里的人都说:“乖乖,皇上的新装真是漂亮!他上衣下面的后裾是多么漂亮!衣服多么合身!”哪个也不想被人知晓自己看不见什么东西,由于如此就会暴露自己不称职,或是太愚蠢。皇帝所有些衣服从来没得到如此常见的称赞。

“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穿呀!”一个孩子子最后叫出声来。

“上帝哟,你听这个纯真无邪的声音!”父亲说。于是大伙把这小孩讲的话私自低声地传播开来。

“他并没穿什么衣服!有一个孩子子说他并没穿什么衣服呀!”

“他实在是没穿什么衣服呀!”最后所有些老百姓都说。

皇帝有点儿发抖,由于他好像感觉老百姓所讲的话是对的。不过他一个人心里却如此想:

“我需要把这游 行大典举行完毕。”因此他摆出一副更骄傲的神气,他的内臣们跟在他后面走,手中托着一个并没有的后裾。

广告位